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中美官员智囊思辨全球化:美国的调整转型正在开始

2017-03-2010:37:03来源:第一财经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在18日开始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中美双边贸易未来可能的摩擦升级,是最持续且广泛讨论的话题。

美国智库彼得森的报告显示,从1960年代至2007年,尤其是1990至2000年间,全球贸易发展增速远高于GDP增速,表明全球化程度达到了一个高水平;然而从2007年到2009年,这一趋势开始放缓,直到2016年,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的全球贸易增长速度低于GDP速度,只有1.7%。

在这个节点上,围绕历史上“全球化”起伏趋势,预测未来中美这两个最大经济体的政策走向,全球的经济学家、决策者和亲历者,作出了各自判断。

面对第一财经记者的提问,一个几乎所有人都认可的观点是,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上台,意味着“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的风潮已开始聚集,这不仅提醒我们思考此轮“全球化”的内生缺陷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伤害了那些“受害者”,也提出了一个疑问,关于中国是否该继续甚至加大对外开放及改革的速度和力度,来抵御不可避免的冲击。

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出现在了题为“拯救全球化”的分论坛。在他看来,全球化发展形势包括两种:一种是全球化在积极发展,另一个是全球化出现局部的放缓,甚至是逆全球化,这两种趋势都存在。

面向未来,他说,“不管全球化趋势是否在逆转,不管民粹主义、保守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都是敞开的,中国将坚定扩大开放,积极地参与国际经济的合作”。

全球化遭遇“逆流”

过去几十年来,“全球化”让整体经济得到持续增长,但分配的不平衡也带来了分配不公的问题,就像蝴蝶效应一般。

曾代表美方一起见证中国入世的前首席贸易代表、现为美国WilmerHale律师事务所高级国际合伙人查琳·巴舍夫斯基总结称,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努力推动全球化和市场开放,但这个趋势正在逆转,因为美国深层次上还存在着对全球化的疑虑。

必和必拓的CEO麦安哲作为跨国公司的代表,则见证了全球化过程中公司的成长,也见证了中国市场的兴起。从一个世纪之前必和必拓向中国出口铅矿到现在,中国已成为其公司最大市场。他力挺全球化,认为这增进了全球经济增长,在提高民众生活水平的同时创造了很多就业机会,帮助数以亿计的人们摆脱了贫困。

如何才能拯救全球化?华尔街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史蒂芬·罗奇不无担忧地指出,面对这种快速的、新的全球化,我们并没有去做出很大努力。因为这(全球化)非常快,而且非常宽泛,不管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等。

“即便是在美国,都依然没有一个很好的保障网能够很好地与贸易调整联系起来,仅仅只能让200万受众受益,而无法让整个体系获益。”他说。

另一个观点是,国际贸易使得那些发达国家的低端劳动力失去了工作机会,以至于让人忘记,其实技术的进步如自动化和机器人,也对就业造成了较大冲击。

当然,这并不是说全球化已经失去了力量。王受文举例说,就在上个月,WTO通过了贸易便利化的协议。而在一年半前,在内罗毕的WTO部长级会议达成一个协议,将全球的农产品出口补贴予以取消,并达成了一个信息技术的协议,即所有信息技术产品在经过7年最长的过渡期后全部取消关税。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也观察到一些相反的情况,比如联合国贸发会议刚刚公布的全球2016年投资数据,虽然总量在减少,但是增长排在第一的正是号称要搞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而增长第二的则是刚刚脱欧的英国。2016年,全球直接投资是1.52万亿美元,其中美国是3850亿美元,英国则以1790亿美元位居第二。

中国如何应对

从全球化的逆转,具体到中美经贸这个最大的不确定议题,则包括: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甚至意欲退出WTO,并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发起惩罚性高额关税,压制人民币升值,中国到底该如何应对?

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称,虽然中美双方有长期的关系,但在外交政策、安全方面的应对还会继续存在矛盾。他认为,特朗普更多强调的是加大对华出口,限制一些进口。

而“重新调整”美中关系,需要包括在贸易方面跟中国进行谈判,如减少监管壁垒、扩大市场准入等领域。“中国开放,需要进一步地引入竞争,来发展它的经济,这对中国有利、对美国有利、对世界有利。” 保尔森说。

与反倾销等贸易救济措施相比,保尔森更看重投资的作用,他认为,投资的连接比贸易连接更强劲,因为投资连接是更持久的。美国需要给中资企业提供更多在美投资的机会。因为现在中国日益融入到全球供应链,这也给中国提供了很多对外投资的机会。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完全有机会并购美国的中小企业,从而取得市场准入。

巴舍夫斯基对美国未来政策的走向并不明确。她说特朗普最新公布的政策里要违背世贸组织协定、提升关税、封闭边境等,也许这些做法并不会扭转全球贸易发展的总趋势,但不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小幅度的政策调整,还是预期着以后大规模的政策转型。

她给第一财经记者开出的药方是继续改革开放。她在会上也做了阐述:跟入世前相比,中国的市场已经大幅度开放,也让世界经济以及中国经济从中获益。不过现在有了新的形势,一个问题是加入全球经济体系对美国是否有利,86%的学者都说美国确实从中受益,但49%的公众的答案是否定的。

王受文则称,中国自主设立了11个自贸实验区,对外商投资企业不再逐案审批,而是在负面清单之外的都实行备案制,这个试验很成功,且在全国推广了;从公平竞争环境来看,目前对于外资企业参与中国标准制定、获得银行贷款、资本市场上市等方面,都提供了与国内企业同等的待遇,另外还采取更大的措施来鼓励外资企业进入中国。

责任编辑:陈文喜(EN040)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