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TPP后的亚太自由贸易如何发展?

2017-04-2014:01:54来源:第一财经作者:赵洪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TPP曾被奥巴马总统称为引领21世纪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高标准贸易协定,被视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关键一环。但特朗普总统却认为TPP对美国经济来说是个灾难,因而上任后即正式宣布退出TPP,给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带来了变数,也使亚太地区的未来贸易发展增加了不确定性。美国退出TPP后,东盟国家如何看待未来亚太贸易自由化发展趋势,对中国发挥的角色有何期待?

新加坡主张继续推动TPP

特朗普总统宣布退出TPP后,不少TPP谈判国(包括新加坡)认为,剩下的11个谈判国应继续推动TPP11或TPP12-1谈判进程。新加坡贸工部长林勋强(Lim Hng Kiang)认为,“美国退出TPP对自由贸易是个冲击,但并不等于TPP的终结”。新加坡坚持自由贸易政策,在支持加快推动RCEP(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同时,主张现有TPP11国应继续维持TPP,期待美国会在TPP生效前改变主意(一旦RCEP谈判取得突破,并不排除这个可能);或通过修改原始规则,推动没有美国参加的TPP12-1。新加坡还希望TPP通过扩大吸纳APEC其他成员国参加,使其成为最终实现FTAAP(亚太自由贸易区)的一条有效路径。

由于新加坡与大部分TPP成员国已经签有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加拿大除外),实际上TPP能否最终实现对其影响不大,但新加坡仍极力主张继续推进TPP进程。在新加坡看来,TPP可推动其他成员国进行相应的国内改革,如可以锁定越南包括扩大开放、提高政府治理透明度在内的第二阶段改革,激活本地区经济增长活力,给新加坡企业带来更多进入其他成员国市场的机会。更重要的是“TPP可深化美国与亚洲的接触,让美国有密切关注亚洲的理由,确保美国在亚洲的顺利运作”。作为东南亚最发达的经济体,新加坡主张建立以法规为基础的具有前瞻性的全球贸易制度,更希望推动服务贸易的更大开放,最大程度削减诸如补贴之类的非关税壁垒。

尽管RCEP在前期谈判过程中遇到不少困难、进展缓慢,但随着TPP前景的不确定性增加,东盟国家增大了对RCEP的重视。马来西亚贸工部长Mustapa Mohamed就明确表示,考虑到美国只是马来西亚第三大贸易伙伴,马来西亚将会更加重视推动RCEP谈判,同时寻求与TPP其他成员国达成双边自贸协定。印尼贸易部长Enggartiasto Lukita 也明确表示希望能在2017年底前完成RCEP的谈判。

东盟对在2017年底完成RCEP的谈判充满信心。这是因为,在东盟(尤其是既是TPP又是RCEP成员的4个东盟国家)看来,TPP和RCEP是互补的,尽管它们在贸易规则和发展目标上有所不一致。RCEP得到中国的支持,被认为是加强区域一体化、最终实现FTAAP的一条有效路径。而且,由于东盟10国都参加了RCEP,RCEP创造的福利效应将会惠及东盟所有成员国,有利于实现东盟经济共同体均衡发展和走向全球的愿景。

更重要的是,东盟希望以此把握自己在本地区经贸合作中的主动权,建立一个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框架。正如新加坡尤索夫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Tham Siew Yean 所说:“如果RCEP和TPP都不能为实现FTAAP提供基石的话,那么不断加强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基于双边和三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合作框架,将是未来唯一可选择的发展路径。”

目前来看,东盟对RCEP有了更新的认识。首先,东盟更加强调RCEP是由东盟倡导形成的,东盟必须发挥主导作用,确保谈判按预定目标发展。东盟当初提出建立RCEP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整合5个“10+1”自贸区,解决东亚合作中存在的“碗面效应”,并以此加强东盟在区域合作中的中心地位。

其次,RCEP毕竟包括了日、澳、新等TPP成员国,它们会试图将TPP中自由贸易的“黄金标准”引入RCEP,包括服务贸易、投资、国有企业和知识产权等问题,而很多此类标准和义务是东盟多数国家目前还难以接受的。如TPP规定的金融服务贸易标准就远超过WTO有关服务贸易的标准,也超过了东盟与中、日、韩签署的双边自贸协议规定的权利和义务。因此,RCEP最大的挑战是怎样协调发达成员和欠发达成员的不同利益。东盟强调要使RCEP谈判成功,在扩大谈判内容的同时,必须更多考虑欠发达成员的诉求。

再次,尽管RCEP不像TPP那样追求的是高标准的贸易协定,但这不等于说RCEP没有长远的高目标。RCEP主要包括了中国、印度、印尼、菲律宾、秦国等新兴经济体,任何的关税减让、贸易投资自由化措施都将推动相关国家的国内改革,给区域经济增添无限活力。而且,RCEP的未来发展有可能包括TPP的主要内容(有7个RCEP成员国也是TPP成员国)。因此,RCEP应重视全球贸易治理、推动成员国体制改革、加强经贸政策协调,而不仅仅局限于讨论市场准入问题。此外,还应考虑RCEP谈判的最终成果能否惠及美国等非RCEP成员国,这将有助于化解“RCEP是由中国主导、旨在弱化美国在亚洲的经济领导地位”的不正确理解。

FTAAP:未来亚太贸易自由化的出路?

美国退出TPP后,也增强了东盟国家对FTAAP的兴趣和希望。自2006年APEC会议提出FTAAP以来,APEC的领袖们就提出TPP和RCEP是通往FTAAP的两条路径。然而,在APEC框架下的FTAAP还包括美、日等大国,增加了FTAAP谈判的难度。特朗普总统曾多次表示对多边贸易协定不感兴趣,很难想象他会鼓动国内政治力量支持FTAAP。而美国又是APEC最大的经济体,一个APEC框架下的贸易协定缺少了美国,就等于欧盟缺少了德国,东盟缺少了印尼。

此外,考虑到APEC是个政府间的经济和贸易论坛,其主要功能还在于讨论削减贸易和投资壁垒,并不要求成员国达成某种具有法律效应的承诺,FTAAP的最后谈判和完善还需在APEC架构外完成和推进。因此,不少东盟学者都认为,目前开始FTAAP谈判的时机并不成熟,更不用说包括中美两国参与的谈判进程了。

目前来看,通过中国已经达成的一系列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是推动FTAAP发展的另一有效路径。目前中国已和21个APEC经济体的16个及东盟10国签订了双边自贸协定,中国正在和美国进行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并未放弃在亚洲的自由贸易,而是强调重视双边自由贸易的谈判,不可否认有谈判中美自由贸易区的可能。再者,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也在进行之中。中国可以通过整合这些双边自贸协定,使之逐渐向FTAAP的最终目标推进。

此外,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是通往FTAAP的另一路径。中国在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目的在于发展地区间的互联互通,通过发展基础设施和金融合作加快货物和人员的自由流动,最终实现区域内的经济一体化。总之,中国可通过推动RCEP谈判进程,也可通过“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及一系列双边自贸协定,推进FTAAP的逐步形成和发展。在实现FTAAP这一终极发展目标上,中国和东盟的想法是一致的。(赵洪系厦门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冯莉(EN015)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