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委外规模承压理财底层穿透:藏匿式套利难度抬升

2017-05-1714:15:11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本报记者 李维 实习生 徐慧瑶 北京报道

导读

这一规范将使银行通过资管产品等影子银行渠道藏匿非标资产、规避资本指标监管的难度进一步提高;但另一方面,这也将降低银行利用资管机构开展表外业务的动力,因此也将对资管机构的规模增长带来新的冲击。

无论是资产端还是委托端,资管行业正在进入一个向规模天花板逐渐靠近的过程。

5月15日,基金业协会披露的一季度末资管数据显示,券商资管、基金公司专户(含子公司)等持牌资管规模虽然创出新高,但其同比增速已较去年出现明显下滑;其中券商资管同比增长36.73%,而基金专户的同比增幅更低至14.09%。

而在规模减速的背后,是业务主体构成——通道、委外类业务所受到的政策压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有限公司(下称理财登记中心)已于日前下发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银行理财产品的穿透登记工作。

根据通知要求,银行理财资金投资各类资管计划或协议委托资管机构管理时,应逐层、穿透对其底层基础资产、负债进行明确登记。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规范将使银行通过资管产品等影子银行渠道藏匿非标资产、规避资本指标监管的难度进一步提高;但另一方面,这也将降低银行利用资管机构开展表外业务的动力,因此也将对资管机构的规模增长带来新的冲击。

套利类供给承压

作为券商资管、基金公司委外业务的最大资金供给方,银行理财资金受到的监管仍在进一步趋严。

5月15日,理财登记托管中心通知称,为贯彻银行理财业务穿透管理要求,全面、及时掌握理财资金投向,防范理财业务风险,各银行应在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中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登记底层基础资产和负债信息。

“这个还是从‘监管看得见’的角度出发的,因为之前理财产品的层层嵌套,已经让背后的风险不被监管层所掌握,”东北地区一位接近银监系统人士称,“比如之前有的银行理财参与到股票市场的定增、配资,有的则绕开信贷限制流向了房企融资项目。”

根据通知要求,银行理财资金购买各类资产管理计划,和通过与其他金融机构签订委托投资协议的方式进行投资的两种情况,必须通过理财登记系统对底层基础资产或负债进行登记。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两种业务模式,分别正是机构间市场常见的通道业务和委外业务。

“其实(通道业务和委外业务)也是银行理财运作的两种主要模式,底层资产的穿透登记,意味着监管层将对整个理财业务的流程更加掌握。”东北地区一家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士认为,“这会让规避净资本、风险资本、非标额度等指标监管变得越来越难。”

在具体的登记方式上,上述通知还要求银行对理财产品的嵌套现象依照“分层登记原则”进行登记,即先登记理财产品首次投资资管计划或委外信息,然后再登记其所实际持有的底层资产或负债。

“不得省略资产管理计划和协议委外而直接登记底层信息。”上述通知强调。“登记底层基础资产及负债时必须以整个资产管理计划或协议委外在登记日期的实际规模为单位,不得少登或按理财资金投资比例拆分登记;不得漏登或主管不登底层资产;不得为逃避穿透登记的监管要求故意将资产管理计划和协议委外等级为其他债权,其他货币市场工具等类别。”

“8号文和172号文之后,有银行通过理财对接集合资管或者委外的方式藏匿底层资产,有的是非标,有的则是不良资产,其实就是把融资类项目包装成投资,”上述金融市场部人士称,“但如果严格执行详细登记底层资产的要求,之前不少包装和藏匿的方法就不管用了。”

规模减速内情

穿透式严管升级和对套利行为的规范中,受伤最大的莫过于非银机构的资管部门。

事实上,通道、委外业务也是资管行业的“金主”。例如在基金公司及子公司专户业务上,来自银行资金的委托资金就占了较大比例。

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 基金公司专户资金来源中银行委托资金为2.73万亿元,占所有资金来源的比例为58.1%;基金子公司专户资金来源中银行委托资金为6.42万亿元,占比63.1%。

这也意味着,银行资金去年底为基金专户贡献的规模就超过了9万亿,其总占比超过六成。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通知强化了银行理财资金的穿透式监管执行,或进一步降低部分银行从事嵌套、套利活动的动力。这也将间接对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非银机构的通道业务、委外业务带来更加明显的冲击。

事实上,经历了去年至今的金融去杠杆、套利核查等事件,资管规模的增速已出现明显降温。中基协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资管规模分别为18.77万亿和16.36万亿,同比增长分别为36.73%和14.09%。

这一增速已较去年出现相当幅度缩减。自去年一季度末,券商资管、基金专户两项持牌业务规模分别同比上涨56.20%和106.32%。

“许多银行就是为了规避监管管制而选择的套利,但这样的严管,会让通道业务、委外越来越难做,”北京一家中型券商资管负责人坦言,“如果类似政策执行下去,不排除资管规模不久后会出现负增长的可能性。”

事实上,除了政策原因,委外业务收入的不理想也是部分银行理财部门主动放弃委外渠道的原因。以2016年为例,统计显示基金公司专户整体收益率较2015年大幅下降,专户产品平均收益率下降到2.30%,较2015年降低11.2个百分点。

其中,银行理财资金偏好的债券类产品和现金管理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分别仅为2.9%和2.8%。“这个收益水平的原因很多,一方面是下半年债市掉头了,另一方面委外也有流动性风险要平衡,”上述金融市场部人士称,“但的确不少委外的成本收益出现了倒挂,这不得不让银行开始考虑委外模式的风险。”

而在这一状况下,亦有部分资管机构正在谋划新的转型方向。

“过去的基金子公司是复制了一个信托牌照,现在资本管制已经走不通了,但我们也在研究这种牌照复制模式能否创造新的商机,比如承担一些企业类财务公司的职能。”上海一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坦言。

责任编辑:冯莉(EN015)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