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哈继铭:美国放松金融监管的影响

2017-05-1718:27:12来源:财新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摘要: 目前,四家监管机构(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正在努力为资产管理产品制定一套统一的规则,标志着在加强金融监管层面上更高层次的协调配合和共同努力。 ...

关于中国改革监管框架包括重组金融监管实体的讨论已经持续进行,无论关于组织结构的最终决定是什么,关键在于加强协调,以确保对风险的全面监控和实现监管规则的标准化

(一)美国可能的放松监管措施

2017年2月3日,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指示财政部长审查当前的金融监管框架,并指出“多德-弗兰克法案”严重破坏了银行扩大信贷的能力,阻碍了经济增长。虽然“多德-弗兰克法案”不太可能被彻底废除,但总统和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国会有能力修改其中的一些规定。

小型和社区银行的监管变化:目前的规定被认为增加了小型和社区银行的合规成本。 政策的一个关键性变化是提高指定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SIFI)的门槛。 目前500亿美元的资产门槛被认为太低并要求小型银行加强监管规则。此外,针对小型银行的资本要求和压力测试可能会有所放松。

沃尔克规则:禁止银行进行自营交易的沃尔克规则是“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关键条款。不过,财政部长努钦指出,这一规则限制了市场流动性,并计划给予自营交易更严格的定义。对小型银行的监管很有可能被取消,但由于自营交易是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风险根源之一,对最大型的银行将依然保留适用这一规则。

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国会中的共和党人可能会试图将保护局的预算列入正常拨款程序,并限制该局的自主权。该局的管理结构可能由一名主任改为两党委员会。

证券监管:“多德-弗兰克法案”实施了多项改革来规范衍生品市场,新政府不可能将之完全撤销。然而,预期不会再有进一步的监管措施,包括有关算法交易和基于安全的那些新提案都有可能被搁置。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可能会放宽对大型金融机构的管制,简化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

劳工处(DOL)信托规则:2017年2月3日,特朗普总统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EO),指示劳工处评估信托规则,要求财务顾问在提供退休账户咨询时,以客户的最佳利益行事。 这一行政命令有效地推迟了原定4月10日生效实施的这一规则。

监管机构的高级别任命:尽管通过立法改变现有法案很难,但是总统可以通过监管机构的任命来影响放松管制。未来两年将会出现一些需要填补的职务空缺,其中包括货币监理署(OCC)(2017年4月)、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2017年11月)负责人,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2018年2月)和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2018年6月)以及美联储监管副主席等。

(二)危机后美国的金融发展

2008年影响深远的市场失灵导致了自1933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以来最全面的金融监管改革。2010年7月,“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被签署成为法律。在过去的六年里,美国金融行业在严格的监管下得到稳步恢复。

信贷增长:自2010年颁布一系列金融规则以来,信贷保持稳定增长。特别是近三年来,商业贷款和工业贷款的平均增长率达到了9.4%,已经接近危机前水平。尽管特朗普的团队一再强调这些规则正在加速小型银行的消亡,但数据显示:由小型国内银行实施的银行信贷和租赁年均增长率在过去三年到达8.8%,高于大型银行的5%。

小企业:即使对通常难以获得贷款的小型和新型企业来说,信贷也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根据美国最大的小企业联合会——全国独立商业联合会的月度调查数据,2017年1月,“只有4%的业主报告说他们所有的借款需求都没有被满足,31%的业主表示所有信贷需求都得到了满足,52%的业主明确表示不需要贷款。只有2%的业主表示融资是他们目前的首要经营问题”。

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资本需求的增加导致了资本水平的大幅提升。超大型银行的平均一级资本比率已从危机前的8%上升到13%。然而,银行资本是昂贵的。虽然对资本的要求有所提升,商业银行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依然低于危机前的水平。美国银行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在过去三年中约为9%,而2007年前约为13%或以上。然而,在各种规模的银行中,平均资产在1亿美元以下的小型银行并未察觉到净资产收益率的下滑——他们的净资产收益率已经基本恢复到危机前的7%。

信贷市场:沃尔克规则可能降低了金融市场的流动性。令人担忧的是,沃尔克规则使得中型企业发行债券的成本更加昂贵。

合规成本:美联储主席耶伦在2月份参议院听证会上坦言:法案的缺点主要包括整体而言较高的合规成本,以及不适合小型和社区银行的繁琐程序。根据乔治•梅森大学莫卡特斯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90%的受访银行表示自从“多德-弗兰克法案”通过以来,它们的合规成本增加了,而近83%的受访者认为此类成本的增长超过了5%。

一般来说,“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改革是有效的,尽管一些机构的监管费用有所上升。美国的银行体系已经从金融危机中恢复过来,信贷稳步增长。危机后幸存的小银行实际上在信贷增长方面优于大银行。信贷市场的流动性虽然可能会受制于规范的制约,但几乎没有证据显示这些规定阻碍了经济增长。

(三)美国放松监管可能产生的影响

短期影响如下:

小型银行:“多德-弗兰克法案”强制金融机构将更多的资源用于合规,这对小型银行是尤其困难的。在这方面,监管执行的放松则可能会提高小型银行的盈利能力。

金融股:一般来说,缩减金融监管可能会降低金融机构的合规成本,由此可能激发金融机构净资产收益率的提升。大幅放松管制的预期已经形成了对市场的影响,推动了金融股的反弹。

经济:对经济的影响目前尚不确定。需求疲软和去杠杆化的需求,而非信贷供应,才是经济复苏缓慢背后的根本原因。企业部门积攒了大量现金,作为衡量企业杠杆因素之一的资产负债率也在不断下降。截至2016年第四季度,私人投资在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中所占份额为16.5%,远低于危机前高于18%的水平。尽管利率水平长时间保持历史性低点,实体部门的信贷需求依然疲软。因此,目前依然无法清晰判断监管的放松是否能够提升信贷需求和促进经济增长。

长期影响如下:

财务风险:长期影响取决于规则的哪一部分将被废除。从特朗普团队强调的观点来看,主要目标之一是放宽对银行的限制以便增加信贷供给。这有可能会造成长期的系统性风险。鉴于债务的快速增长是大多数金融危机的主要推动力,草率放松监管可能会导致未来的另一次金融危机。

国际竞争与合作:美国放松监管将对世界其他地区,特别是欧洲产生溢出效应。与美国的银行不同,欧洲及其他地区的银行在危机之后并没有恢复竞争力,许多银行依然处于危机状态。欧盟的一些监管机构实际上正在寻求更严格的资本和流动性要求(巴塞尔协议四,美国在奥巴马时代曾是该规则的强有力支持者)。随着美国放松监管,巴塞尔协议四可能永远不会被定案,同时国际上制定统一监管议程的努力将会受到破坏。欧盟监管机构普遍认为特朗普政府放松监管的努力是为了释放金融风险并播下了再次发生危机的种子。此外,欧洲各国可能迫于压力,为了保持银行的竞争力在未准备好的情况下贸然放松监管,这将对其金融业的长期发展形成损害。

(四)中国的金融监管

在金融监管方面,中国正走向与美国相反的方向。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私营部门经历了去杠杆化进程,资产负债表得到了大幅改善,美国银行业迅速回升。相比之下,中国在信贷快速扩张和几乎所有经济部门的杠杆不断上升的情况下,金融风险在升高。

债务上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2016年中国对非金融企业的信贷总额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67%,远高于美国的72%和新兴市场的106%。私人债务的快速增长和不良贷款的不断上涨令人非常担忧。2016年9月,国际清算银行发布了中国银行业在未来三年危机风险将持续增高的警告。

房地产泡沫:中国70个主要城市的房价大幅上涨,引发了关于资产泡沫的担忧。房地产市场投机活动背后的因素之一是宽松的信贷政策。金融危机通常建立在快速的债务增长和资产价格泡沫的基础上,这两者都是中国显著的市场现象。政府已采取措施遏制一、二线城市过热市场,严格限制采购和抵押。

影子银行:影子银行系统被认为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重要因素。因此,“多德-弗兰克法案”中含有众多有关影子银行的规定。在中国,影子银行业务增长迅速,据估计目前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8%。中国的表外产品没有得到监管机构的密切监督。由于部分信贷增长打着财富管理产品(WMPs)和投资计划的幌子,从而降低了透明度,进而增加了金融体系内传染效应的风险。自2016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已将表外产品纳入宏观审慎评估计划,标志着加强影子银行业务管理的重要一步。中国领导层在2016年12月举行的经济工作会议上将遏制财务风险纳入首要任务范畴。随后,短期政策工具(SLF常备借贷便利和MLF多边基金)的利率被提高以控制过度投机。最近,中国高层再度强调金融安全的重要性。

需要改进的监管:中国目前的金融监管框架本质上采取了一种机制化的方式,即一家金融机构的法律地位(比如,是一家银行、证券公司或是保险公司)决定了由哪家监管者(如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监督其活动。然而,由于金融机构日益参与跨市场、跨行业的业务,新的商业模式对监管者提出更多的挑战。在目前的方式下,来自不同机构的同样或类似的产品或活动适用于不同的监管者的监督,导致了监管上的随意性。此外,由于缺乏单一的监管者覆盖整个交易过程,也就无法适当地识别风险,各自为政的规则在跨市场活动中被证明缺乏及时性和有效性。在2015年的股市风波中,证券监管方对于进行融资融券交易的基金无法掌握实时信息,因为这一领域由银行监管者负责,缺乏共享和监督协调措施的问题暴露无遗。关于改革监管框架包括重组金融监管实体的讨论已经持续进行,无论关于组织结构的最终决定是什么,关键在于加强协调,以确保对风险的全面监控和实现监管规则的标准化。目前,四家监管机构(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正在努力为资产管理产品制定一套统一的规则,标志着在加强金融监管层面上更高层次的协调配合和共同努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北青财经立场

责任编辑:李盼(EN057)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