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为了顺丰控股的定增 两家私募基金已“撕”了好几回

2017-11-2916:28:52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近几日,龙树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树资本)和北京大白汇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大白)在各自官网或官微上的“你来我往”,似乎有愈演愈烈之势,一边是龙树资本称:北京大白违规使用顺丰定增专项基金募集资金,一边则是北京大白发声明表示:龙树资本诋毁其名誉权。

那么,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从调查结果来看,其实双方争执的主要核心都是围绕“顺丰定增专项基金”这只产品,而这一切还得先从顺丰控股的定增说起。

龙树资本董事长骆江峰向记者表示,“我们是在2016年7、8月份时,从行业渠道获悉北京大白要参与顺丰控股定增项目的事情,随后与北京大白进行接触,并在2016年8月时同北京大白签署了《财务顾问协议》。”

从该协议中可以看出,龙树资本(甲方)为寻求间接参与顺丰借壳对象马鞍山鼎泰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募集配套资金项目以期获得高额投资回报,北京大白(乙方)作为专业的金融投资、融资咨询服务机构,在业内有良好的信誉,有能力为甲方的投资事宜提供财务顾问服务。双方约定出资总金额为5000万元,并商定服务费为甲方拟出资总金额的1.5%,也就是75万元。

骆江峰称,后来该笔投资追加了2500万元,也就是总的出资金额为7500万元。据记者了解,龙树资本为此次投资募集成立了“龙树资本鼎兴3号私募投资基金”,实际上相当于通过FOF的形式,再去申购“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的份额,双方也因此签订了《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基金申购之双方协议。从这份协议可以看出,经协商一致,最终双方达成的协议为:按照申购金额人民币7500万元及5%的相关费用(申购费+管理费)人民币375万元,合计打款7875万元。

另外,根据《关于北京大白汇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参与顺丰定向增发项目进展公告》显示,北京大白作为基金管理人设立并发行大白顺丰定增专项基金、大白顺丰定增专项基金二期、大白顺丰定增专项基金三期、大白顺丰定增私募基金、大白顺丰定增专项基金五期和金桥顺丰一号私募基金,以上六只基金归集到“顺丰定增专项基金”中,同时接受“龙树资本鼎兴3号私募投资基金”通过申购的方式购买“顺丰定增专项基金”基金份额。

从基金业协会的备案数据来看,记者注意到,这些基金产品确实也都已经备案登记。其中,“顺丰定增专项基金”成立日期为2016年11月8日,而根据记者调查中获取的材料显示,该基金的募集总额约为3.92亿元,“顺丰定增专项基金”最终在顺丰控股的定增中,间接通过“泰达宏利价值成长定向增发663号资产管理计划”成功获配,获配金额约为2亿元。

似乎这一切看起来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双方也都一起参与了顺丰控股的定增项目。那么为何时隔一年左右时间,双方又会闹得如此沸沸扬扬呢?记者进一步调查后发现,其实在双方合作的这段时间内,围绕“顺丰定增专项基金”这只产品,还是发生了很多事情,而其中的争议焦点主要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

焦点一:投资行为是否违反合同约定

从双方公告的内容来看,龙树资本认为,在《财务顾问协议》中,写明了合伙制基金指定投资于顺丰定增项目,而且在《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中,在投资策略上,也注明了投资标的为顺丰定增项目。

不过,北京大白11月24日在《关于龙树资本恶意诋毁声明》公告中的《民事起诉状》里面提到:“根据《证券投资基金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基金是可以投资于包括买卖上市公司股票等二级市场的;另一方面,我公司在实际投资中,也是严格按照《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中的关于投资范围和投资策略的约定进行投资。”

记者注意到,在《顺丰定增专项基金私募基金合同》的投资范围方面,确实列明了本基金主要投资于国内依法发行上市的股票及其他经中国证监会核准上市的股票、定向增发、新股申购等,但在投资策略上,也注明了投资标的为顺丰定增项目。

因此,双方的第一个争议点就在于,在还未参与定增之前,这个钱是否可以用于购买二级市场的其他个股,可以说双方各执一词。对此,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根据两份协议的相关表述和合同条款来看,双方合作的投资标的和对象是非常明确,虽然有投资范围、投资策略的约定,但那些约定只是原则性的约定,是双方在一个投资框架内,基于什么原则进行投资的约定,最终选择的标的是顺丰的定增项目。”

而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认为,“单从合同投资范围来看,是可以投上市公司股票,并不是保本的,这点上很难认定北京大白违约,但是还得再看下合同的其他约定,看有没违反其他约定。”

当记者向北京大白法定代表人朱宝提及该争议问题时,朱宝并未给予正面回应,只是回复记者:“我还是希望去证监会解决这个纠纷。”

焦点二:提前赎回

此外,虽然朱宝未正面回应投资其他股票的事情,但是他给记者发过来了几张凭证,并且表示,“我们一直按照合同办事,他们提取完费用让我们返点给他们后就立马想赎回,而且按照净值1.0赎回,您说可能么?”

而龙树资本董事长骆江峰表示,“由于顺丰控股拿到批文的时间为2016年12月,考虑到定增有可能很快实施,我们在2017年1月份将全额投资款汇至该基金的募集专户。但之后,北京大白一直没有提供管理报告,我们就有点感觉不对,5月份的时候我们谈过一次,就说把我们的份额转掉,我们不打算继续了。”

“当时我们不知道净值亏了,我们就说当初投了你们多少钱,你们就多少钱还给我。而且他们有说过,在投顺丰之前,他们只会拿去做做逆回购等低风险的投资,所以我们一直觉得净值就是原值。到了六月份,我们开始向基金业协会投诉,后来对方给我们提供了截至6月20日的持仓情况,我们才发现,他们在这段时间,把这个钱拿去买股票了。”骆江峰继续说道。

焦点三:未全部投到顺丰定增中

此外,从上述资料可以看到,“顺丰定增专项基金”最终参与到顺丰定增的资金只有2亿元左右,大致相当于基金规模的一半。在骆江峰看来,北京大白之所以没有把钱全部投到顺丰定增中,是因为如果要全部投进去的话,相当于要自己贴几千万的亏损,因此就一半投顺丰定增,一半继续炒股票。

而从朱宝给记者提供的资料中可以看到,在定增报价之前,他们曾经给龙树资本发过要求补充提供相关资料的邮件,但龙树资本一直没有提供。

而双方在这方面的争执,从记者获得的信息可以看出彼时双方已经开始互相不信任。值得一提的是,从私募基金信息披露月报表来看,记者注意到,截至2017年6月30日,该基金的份额净值为0.896元,截至2017年7月31日,该基金的份额净值为0.857元。

最新进展:

到这,基本上也还原了为何这两家公司最近会在网上如此“开撕”,围绕上述这几个主要的问题,龙树资本和北京大白的矛盾不断激化,然后开始升级。截至11月24日,龙树资本公告称,“已经有二十余投资人与我司联系,明确表示与我司共同维权,若基金管理人北京大白不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我们投资人将自行召集,共同维护投资人的合同权益。”

而北京大白则是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以“名誉权纠纷”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请求法院责令龙树资本停止侵权行为,消除侵权影响等。

后续双方是否还会有进一步的冲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将持续给予关注。

责任编辑:冯莉(EN015)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2021转5029 15001216856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