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金亚科技被索赔超6200万

2017-12-0608:28:37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金亚科技前董事长周旭辉曾表示“愿承担全部责任和后果” 供图/视觉中国

金亚科技投资者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案,12月4日和5日陆续在成都中院开庭审理。相比证监会披露的“两套账”等造假手法,在庭审中原告与被告双方的激辩高潮迭起。

事件

82名投资者索赔1700万

从第一批投资者起诉公司算起,已经过去两年多了。12月4日,金亚科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首次开庭,庭审涉及82名投资者,索赔金额逾1700万元。法院还定于12月5日、12日、13日分批审理后续案件,索赔总金额超过6208万元。

在庭审中,金亚科技认为投资者损失与公司无关。金亚科技认为,虽然2014年年报财务数据不实,但这只是会计差错,并不构成虚假陈述,并且认为投资者损失是由“股灾”造成的。

被金亚科技轻描淡写的财务不实问题,经证监会历时两年多的调查,已查明该公司通过设立两本账的方式,在2014年年报中虚增利润总额8049.55万元,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虚列预付宏山公司3.1亿元工程款。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给予60万元罚款的处罚,给予实控人周旭辉90万元罚款并终身市场禁入的处罚。

如今金亚科技已无“造血”能力,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不过1474万元,净利润则为亏损3000万元。未来金亚科技和其股价将何去何从,值得关注。

关注

庭审现场指投资者“追高”

对于金亚科技方面提出的抗辩理由,原告代理律师认为不能成立。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认为,金亚科技将其严重的虚假陈述行为“轻描淡写”为会计差错,与证监会查明事实形成了鲜明对比,证监会在《处罚告知书》中明确提到该公司虚构营业收入和利润,并且拟对周旭辉等直接责任人处以终身市场禁入的处罚,足见金亚科技实施的是财务造假行为,而不是记错账的“会计差错”。

除此之外,王智斌还认为,金亚科技在“股灾”期间是停牌的,大盘波动对其股价并无影响,金亚科技剥夺了原告逃离股灾的机会,却要将股灾的后果强加于原告,这对投资者不公平,有违基本法理,预计不会得到法院支持。北京青年报记者查阅了历史数据,金亚科技于2015年6月4日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之后连续三个跌停,公司于6月10日开始停牌,一直到2016年3月30日才复牌。复牌后,公司股价又连续5个“一字”跌停,之后股价一路下跌,致投资者损失惨重。

至于金亚科技所称投资者 “追高”的问题,王智斌说:“投资者是基于对公司的良好预期、基于对公司管理层的信任而在较高价格上投资该公司股票的,金亚科技造假欺骗投资者已属过错,庭审中还要表达一种‘谁要你信任我,这么高价还买’的态度,这锅甩得实在太绝情。”

上个月,证监会向金亚科技下发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揭露了公司及周旭辉通过“两套账”,在2014年年报中虚增超过8000万元利润总额和2亿元银行存款,同时还虚列逾3亿元预付工程款的违法行为。多位律师强调,在开庭前公布行政处罚告知书,对于投资者维权提供了有力证据。

焦点

损失到底谁来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金亚科技方面在庭审时还提出,高额索赔将令公司产生不可逆转的损失,且公司也已无力承担。

“公司是中国首批创业板28家企业之一,也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和军工系统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单位。根据公司截至2017年9月底的财务报表,公司每股净资产0.93元,货币资金851.63万元。公司根本无力承担原告方的高额索赔。”金亚科技方面在庭审时提供的证据列表中阐述道。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2015年6月30日晚间,金亚科技曾公告收到董事长周旭辉先生书面辞职报告的消息。该公告称,周旭辉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等全部职务。周旭辉先生在辞职报告中表示:由于金亚科技“涉嫌证券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的责任在本人,自愿为此承担全部责任和后果,接受一切处罚。

不知周旭辉所说的“承担全部责任和后果”是否包括投资者索赔的金额。如果是这样,金亚科技就可以抽身出来,让周旭辉去面对投资者的损失。

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相关新闻

8150万罚单警示股价操纵者

证监会近日再开天价罚单,对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廖国沛给予行政处罚,没收廖国沛违法所得2716万元,并处以5432万元罚款。

处罚书显示,廖国沛控制本人等12人名下28个证券账户,2014年1月至2016年6月,控制使用账户组,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通过大额封涨停、虚假申报并封涨停、盘中拉抬并封涨停等方式,影响“桐君阁”等15只股票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这些个股包括:中钢天源、日发精机、桐君阁等。

处罚书显示了廖国沛操控15股的细节。据了解,2014年1月至2016年6月,廖国沛控制使用其本人以及杨某英、卢某怡、廖某昌等12人名下28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12名账户组名义持有人名下的28个证券账户可分为三类:廖国沛家庭账户组、江某芬家庭账户组和廖国沛朋友账户。廖国沛承认账户组由其控制。银行提供的资金流水、相关当事人询问笔录及情况说明等证据表明,廖国沛家庭账户组和江某芬家庭账户组的资金来源于其与江某芬的自有资金,“王某文”光大证券账户资金来源于王某文家庭自有资金。廖国沛对该事项予以认可。相关当事人询问笔录及情况说明、下单交易地址高度交叉关联等证据表明,账户组在本案的下单由廖国沛操作完成。廖国沛对该事项予以认可。

文/本报记者 刘慎良

责任编辑:李盼(EN057)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2021转5029 15001216856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