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政协委员呼吁立网游分级机制背后:网游正侵蚀留守儿童

2018-03-0617:25:36来源:北青网·财镜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北青网3月6日电(统筹 陈勇敢 实习记者 褚娟综合报道)2018年两会期间,网游再次成为讨论热点。全国政协委员、广州政协副主席,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提交的《关于加快推动网游分级制的建议》引起广泛关注。

提交议案的同时,于欣伟痛斥网游玩家的低龄化趋向已是不争的事实,她表示:有些游戏确确实实成为了毒害青少年成长的新“鸦片”。以《王者荣耀》游戏为例,数据显示,这款在线游戏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2亿,其中11到20岁的玩家比例高达54%。

事实上,于欣伟的呼吁并不夸张。众多媒体报道显示,网游群体中,留守儿童与未成年人受到的影响越来越大。

留守儿童机不离手 多数或成瘾

各方交叉信息显示,在广大的留守儿童群体中,“沉溺”游戏的现象已比较严重。一位媒体同行告诉《财镜》(微信id:news_cj)记者,在河南某县的一个乡村中,孩子们三五成群地围在角落,横着手机一起玩游戏,其中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

在江苏苏北某镇,情况也是如此。《财镜》(微信id:news_cj)记者走访发现,多位父母外出工作的留守儿童,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打游戏或者看别人打游戏。游戏,变成了比学习本身、写作业、外出玩耍更重要的部分。

更多的情形散见于媒体报道。2016年11月,四川的留守儿童玩游戏,3个月便花掉爷爷奶奶一年的2万元积蓄;而一名17岁的少年蒙面持刀入室抢劫邻居的动机,竟然是为了抢钱玩手机游戏。

2月13日,陕西平利县一偏远山村教师在家长群里借拜年之际,给家长布置了一份“家庭作业”,要求家长多陪陪孩子,少打牌玩麻将,尤其是不要让孩子在春节期间“陷入‘吃鸡’、《王者荣耀》这类容易上瘾的游戏”。

这条消息在网上被标称为“最另类的寒假作业”。这一举措的背后,值得我们深思。据上述发拜年信息的老师介绍,他所负责的班级沉迷于王者荣耀等网络游戏的学生不在少数,且大多属于留守儿童,从上学期开始他发现这些学生成绩开始掉队,视力普遍下降严重、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更有甚者产生厌学情绪。

《人民日报》客户端刊发的一篇文章验证了这一担忧,该文章描述山东某农村看到的场景:“短短的几天假期里,我见识了手机游戏的巨大威力——除了睡觉,哪怕吃饭、上厕所、走路,村里的青少年手中也往往横着手机。聊起游戏,他们不由眉飞色舞;谈起别的,则表示毫无兴趣,甚至压根就不答话。”

网游如新型“鸦片” 分级刻不容缓

“手游上瘾等问题必须从娃娃开始防护,早也是国际共识。”抵京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民革广东省委会副主委、广州市委会主委、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广州大学副校长于欣伟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她经常跟学生、家长交流,因此很关注网络游戏给青少年教育带来的影响。

当看到越来越多儿童沉溺于网游不可自拔,于欣伟深恶痛绝。

“这一系列事件在告诫我们游戏玩家的低龄化已是不争的事实,有些游戏确确实实成为了毒害青少年成长的新‘鸦片’”。 《王者荣耀》的数据显示,该游戏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2亿,11到20岁的玩家比例高达54%。

事实上,于欣伟的观点并不夸张。2018年1月26日,一位父亲在《新华每日电讯》刊发了一篇《被网游毁掉的孩子》的文章,文章说:“我的孩子是个聪明、思维敏捷又兴趣广泛的文艺少年,喜欢写散文、古体诗词……然而,自从迷上网络游戏之后,他就迷失了自己,迷失了人生的路标。游戏成了他生活中的唯一,游戏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于是,他‘心无旁骛’地以游戏为业,将游戏与自己的生命复合成一体。在网络游戏强大魔力的驱使下,他从白昼到夜晚都置身于虚幻的游戏世界,持续鏖战,从不怠倦。”

作为教育工作者,于欣伟接触这样的案例并不在少说,对此她极力提出了5条建议:一是尽快研究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二是明确监管责任,尽快促成立行业自律组织。三是严格监管和审核游戏开发商、游戏运营方对分级制度的合规执行情况;四是打击盗版,尽快完善国内正版游戏市场。保障游戏开发者和从业者的共同利益,推动产业链条各利益自觉遵守和履行分级规则;五是社会各界要加强宣传引导。

马化腾:网游不能妖魔化一禁了之

网游引发的公众聚焦,尤其是倍受指责的《王者荣耀》,使得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的马化腾倍感压力。

马化腾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腾讯游戏推出的青少年成长守护平台运行已经一年,目前已有很多家长在使用,效果比较明显。此外,在去年火热的游戏《王者荣耀》上,腾讯也推出了健康系统,让12岁以下的孩子每天只能玩一个小时,晚上9点以后不能玩游戏。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马化腾说,“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的现象应该引起重视,但一禁了之的办法也不妥当。”

马化腾表示,可以用技术手段让家长和孩子订立数字契约,比如孩子的学习、家务、户外活动等日常任务,可以直接与玩游戏时长挂钩,如果孩子履约完成任务,就可以给与奖励;若未完成,则游戏平台可以阻止孩子玩游戏,甚至发现和防止孩子使用“小号”玩游戏。

另一位以游戏起家的互联网大佬、网易创始人丁磊也在表达了自己的观点。3月6日,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网易董事长丁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儿童玩网游是孤独的表现,他们缺少更好的,适合儿童的电视剧、有声读物等。同时,也缺少其他社交活动的选择。

加强监管和防止更多的青少年被网游“侵蚀”确实已迫在眉睫,而事实上,早在2004年,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与游戏工委就联合推出了国内第一套以游戏推广为目的的游戏分级制度《中国绿色游戏评测与推荐制度》,但该规定一直未得到有效执行。

在2017年,中国手机游戏市场规模已经超过2000亿元,游戏用户规模达到5.83亿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

文章综合《央广网》、《中国青年报》、《西安晚报》、《新华每日电讯》以及《人民日报》等

责任编辑:李盼(EN057)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2021转5029 15001216856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