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后脱贫时代慈善 以道德科技和商业种下未来可持续的种子

2020-02-1315:05:05来源:中国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2020年是我国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慈善组织既面临着关键一年的考验,也要思考未来慈善现代化之路。

县长网红直播卖土特产,农民企业家以慈善信托为家族传承.....事实上,慈善组织已经开始了后脱贫时代慈善事业的思考和实验。

“阿里在做脱贫这条路上的思考,不是简单的注入,而是要思考今天我们要跟当地一起共建生态。”日前,在由中国慈善联合会主办的第九届中国慈善年会上,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利军分享了互联网+脱贫模式样本。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首次明确以第三次分配为收入分配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确立了慈善等公益事业在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此次中国慈善年会以“治理新格局与慈善现代化·脱贫攻坚·决胜2020”为主题,围绕“脱贫攻坚”“治理新格局”“慈善现代化”“慈善未来”等话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什么是慈善现代化的有效方式?技术、商业会给慈善事业带来什么变化?目前国内慈善界人士对此的共识是,我国慈善事业已经由传统慈善向现代慈善拓展,慈善未来的空间还很大,比如公共服务、农村学前教育、师资缺乏问题、空巢老人问题等,都有待慈善事业和慈善组织发挥出更大的力量。

慈善信托实验

中国早期的农民企业家鲁冠球创立万向集团后,50年来始终从事慈善事业,并且在家族中传承,在他去世后,他的后人于2018年设立了“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慈善信托,把万向三农集团100%的股权全部捐献出来,既延续了老一辈创业者光辉的品格,也成为备受瞩目的慈善信托实验。

“他的孙辈当时还没有成年,只有17岁,承担的角色是监察人,整个慈善基金的运作有董事会、理事会,解决了家族传承过程中慈善信托治理结构的问题,一年下来运行的非常好。”在万向信托股份公司总裁王永刚看来,慈善信托的功能是建立一种信任的机器,他认为社会进入新的时代,慈善迈入了现代化,慈善信托是现代化的一种有效方式。

万向信托股份公司总裁王永刚

慈善信托在家庭的财产传承、家庭教育、老人赡养等方面体现出很大的优势,以及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业务的不断结合,都让慈善信托越来越受到自然人和家族委托人的关注。

据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新增慈善信托数量有了较大增长,119单慈善信托,较2018年增长37%。除规模相对较小的慈善信托快速增长外,自然人委托人数量在2019年也快速增加。2019年,新增慈善信托的委托人中包含自然人的共23单,涉及自然人数量126人,较上年增加了一倍,信托财产规模为1357.33万元。

《报告》认为,呈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是在国家政策的鼓励支持下,越来越广泛的社会公众释放出探索参与慈善信托的期望和热情,更多领域的企业和个人希望通过小规模慈善信托探索可行性,从而设计诞生了小而专的慈善信托。二是慈善信托设立门槛较低,财产规模跨度大,灵活性强,可以满足不同群体、多种领域的个性化需求

扶贫攻坚类是2019年慈善信托的重中之重,财产规模达到2.6亿元,是上一年的2.3倍,多家信托公司都通过各种形式参与到精准扶贫当中去。同时,2019年慈善信托目的领域更为精准,更为多元,在科教文化、文物保护类的慈善信托表现可圈可点。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认为,文化慈善是慈善事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文化慈善的发展空间很大,但是目前我国慈善事业发展的状况和阶段性的局限下,文化慈善还没有形成应有的气魄,乐观的是有不少企业已经看到了文化对于企业形象、企业品牌建设的作用,开始为此投入努力。

王永刚则举了两个文化慈善信托代表性案例。一个是为了敦煌重新发现残余遗址的图片整理而设立的慈善信托,项目委托人要求隐名,在项目中会跟踪整个实施过程,一步一步记录一直被发现、修复到保存展示;另一个是大华书舍的慈善信托,捐赠人想给老年人建一个书舍,这是一个传统的社区文化项目,每周末晚上在各个社区里面讲书,改善了老年人的生活。

互联网+脱贫样本

“两年前我们30几个合伙人决定拿出100亿参与脱贫攻坚,我们不是思考这100亿分给国家贫困县,而是思考企业在脱贫的路上应该发挥怎样的价值,如何让今天的脱贫变得真正可持续,如何可以给当地带去真正自我造血的能力。”孙利军对互联网企业参与脱贫攻坚特别有感触,用互联网思维和模式脱贫攻坚正是慈善现代化的探索。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利军

孙利军介绍,阿里脱贫已有五大方向。第一大脱贫方向是教育脱贫,由马云和蔡崇信分别来担当义务教育与职业教育的1号和2号负责人,为了让阿里教育扶贫的模式和样板播散出去,2019年阿里带动了几百个中国的优秀企业家等共1600名爱心人士来到三亚,分享了教育脱贫模式,并且提供1:1的配比资金,让大家来一起为自己家乡未来的青年作出更多的贡献。

脱贫遇到技术会带来什么变化?阿里运用区块链方式的健康脱贫,两年时间,覆盖了460万建档立卡家庭,进入67个国家贫困县中的一个县,这个县所有的建档立卡在支付宝上都有一份保单,治疗自费部分50%以上进行报销。

在支付宝平台有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公益游戏蚂蚁森林,还拿到了联合国的地球卫士奖,通过唤醒更多用户以节能减碳的行为节约资源,三年时间,在蚂蚁森林里种植的虚拟“树”,已经转换成了荒漠中的1.22亿棵真树。

蚂蚁森林如今有了环境脱贫的两种模式,即保护地模式和经济林模式。在一些环境没有被破坏的贫困地区,蚂蚁森林结合电商脱贫做绿色产业,用公众的力量让当地的绿色产业做到可持续性。

对于环境已被破坏的贫困县,蚂蚁森林从前年开始种沙棘林,当地食品厂再从贫困种植户那里把沙棘收上来进行加工,形成自己的商业品牌在淘宝上售卖,销售情况意想不到的火爆,仅仅2个小时一个县的沙棘汁一售而空,孙利军认为这就是阿里利用平台的能力种下未来更多可持续的种子。

“电商脱贫不是简单的给贫困县卖货,我们思考的是如何给贫困县培养当地的电商人才。”孙利军说,去年短短一年的时间,淘宝直播间的县长网红达到了300多人,每个贫困县进入电商脱贫之后,会召集更多的年轻人回家乡,培训他们用互联网工具参与脱贫。

更深入的参与脱贫是阿里一直不断思考的问题,孙利军表示,在阿里,脱贫干部已经成为了最骄傲的岗位。2019年7月,阿里派出了4名工作12年以上老员工(中层干部),第一批赶赴了国家最贫困的4个县域,希望他们能整合阿里经济体的资源,助力贫困县冲刺脱贫摘帽,“阿里在做脱贫这条路上的思考,不是简单的注入,而是要思考今天我们要跟当地一起共建生态。”孙利军说。

慈善现代化未来格局

“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第三次分配”写进《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慈善事业被提到了与市场和税收的分配方式同等重要的经济地位。

对此,浙江省慈善联合总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小德认为,这是以党中央对新时代慈善发展的一种新的定位,对慈善发展给予了一种新的期望。“这种定位和期望让慈善事业的发展格局定得更大了,上升到国家的经济制度中去考量。”

“《慈善法》出台以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提出社会治理和社会治理体系现代化以后,中国的慈善就由传统的慈善向现代慈善转化。”重庆市慈善总会副会长况由志提出,道德慈善和市场因素结合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高新技术即构成现代慈善。

2020年是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如果真正消除了绝对贫困,慈善事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说公共服务、农村的学前教育、师资缺乏的问题、空巢老人的问题。”福建省林文镜慈善基金会秘书长刘洲鸿认为,慈善未来的空间还很大,不仅仅是消灭贫困的问题。

“很多慈善组织跟着媒体和政府做‘救火队员’,这样的慈善是很简单的慈善,很传统的慈善,现代慈善应该做的好比是防病于未然。”中国慈善联合会监事长、内蒙古老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雷永胜认为,我们要用现代慈善的理念来解决问题,以推定社会基金会和社会企业发展的两种方式来预防脱贫以后又返贫。

曾在农村长期扎根了三年的碧桂园集团党群社责部副总经理、广东省国强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刘刚表示,他们正在探索怎样把社会组织的治理体系做到最基层去,政府的很多政策在农村的执行力有待提高,对此企业一般不会关注,只有社会组织或者公益组织才会去关注,而且更容易被村民接受,他认为这是未来社会组织还可以做补充的功能。

慈善事业要做到现代化如何看待科技的力量?慈善界人士普遍认为,科技进步对慈善事业有巨大促进作用,所以应该敞开胸怀,拥抱科技。“互联网企业对整个浙江慈善生态推动非常巨大,包括他们倡导的3小时公益、蚂蚁森林、互联网打拐等很多公益产品。”在陈小德看来,科技的进步对慈善的理念、慈善的行为方式带来的价值推动更大。

但是在一片科技向善、科技赋能的热潮中,慈善组织和慈善事业对科技也要保持理性和克制,也要预防科技带来的社会问题,比如环境和失业问题,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问题等。

随着社会企业、公益企业、公益金融和影响力投资,这些慈善新概念的到来了,慈善和商业关系问题不容回避,是不是需要完全拥抱商业机制?又该保持怎样的态度?

刘洲鸿认为,商业手段能够大规模地解决一些社会问题,只有当市场失灵,商业手段失灵,或者行政失灵的时候,才通过慈善的手段来解决。

对此雷永胜补充道,商业和公益不能割裂开来,用一个很好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解决大批的社会问题,对慈善事业来说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慈善现代化同样离不开文化原动力,陈小德提出,植根于中国传统的慈善文化也要守正创新,按照现代的慈善理念进行传播、弘扬。同时我们也不能闭关锁国,要吸收外来先进的好的慈善文化。

至此,目前业界对慈善现代化的一个共识是,我们的慈善事业已经从只是聚焦扶贫济困的传统慈善,拓展了现代公益的内容,包括科教文卫体发展、社区建设都已经包容进来,这本身就是一种现代化的表现。北京大学法学院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金锦萍认为,无论用什么机制,慈善事业的目的是要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解决人类的命运共同体问题,也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问题。与此同时,构建人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非常重要不容忽视。

而近些年曾出现过的各种信任危机对于慈善事业而言也是致命性的冲击,来自区块链媒体的奇霖传媒创始人武卿分享了区块链技术解决慈善透明性问题的应用,“区块链上交易的关联方要共享数据,共同维护一个可见账本,这个账本的特点是透明、公开的,人人都可以参与,人人都可以查账。它不可篡改,它是可信的。”

慈善现代化同样也离不开人才培养,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福清在此次年会总结发言中强调,要大力培养慈善事业人才,将来要建立有效的机制,要建立人才培养基地,要建立大学,要培养慈善事业的职业人才,要把社会慈善事业的从业者变成专业人才,职业人才。将来才能把慈善事业做大做强,做成更有发展的一支力量。(于娜)

责任编辑:韩璐(EN053)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1606 13910035921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