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银行卡“跑分”沦为洗钱通道

2021-11-1911:10:44来源:北京商报作者:宋亦桐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收银行卡四件套,有需要微我”“全新卡资料齐全”……在网络平台活跃着一些中间商,他们常用暗语交流,只因收购和销售的产品属于监管明令禁止倒卖的“违禁品”——银行卡“四件套”。继《拆解银行卡“四件套”贩卖套路》后,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市场上还存在一种出借银行卡赚取佣金这种看似诱人的“跑分”兼职项目。殊不知这种“躺平”赚快钱的方法看似简单,一旦银行卡、收款码落入中间商手中,用户很可能成为博彩、境外洗钱的工具。

高额返佣

实为“洗钱”通道

“有个赚钱的路子要不要试试?”“你有几张卡?给你返佣金,用你的卡刷刷流水就可以”……虽说动手出借、提供个人支付结算账号密码太简单,但殊不知你已经落入“黑产”陷阱。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在市场上存在一种地下交易,中间商们流转于各大社交平台寻找“鱼饵”,而他们做的就是银行卡抢单“跑分”的生意,“跑分”就是持卡人需要交出自己的银行卡、支付宝收款码替别人代为收款来赚取佣金,佣金的比例在1%-5%。

“跑分”的形式分为线上、线下,线上需要提前缴纳押金、保证金,还需要提供银行卡账号、支付宝账号、身份证、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

“佣金9500元”“这是最后一单了”……卡贩子中间商王磊宁(化名)每天都在社交群寻找可以提供银行卡抢单“跑分”的用户,他手里有一笔9万元的“物料”需要尽快洗白。王磊宁给持卡人开出的佣金也非常丰厚,他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线上押金收800元,先给你卡里转账9万元,你转到另一个银行卡,交易完成后返还押金和9500元佣金”。

“分批转,不能一次性转,一次性风险太大了,或者是几个小时转一次,这样风险最低。” 王磊宁保证,“我保你5单之内一点事都没有,就这个单子利润大,博彩的风险是最低的。”

和王磊宁一样,还有多位中间商也做着抢单“跑分”的生意,且开出的佣金都价格不菲。“你要做就把银行卡账号和支付宝收款码发过来,我们这边是团队不是个人,有多个档位选择,比如押金350元,可以‘跑分’1.18万元,你能挣1800元佣金;押金500元,可以‘跑分’2.3万元,你可以挣3000元佣金。”另一位中间商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每天可以做2单,只要额度不超过5万元一般都没风险”。

和此前银行卡贩卖“四件套”相同的是,“跑分”也有线下模式,持卡人、中间商、洗钱交易对手在同一个地方聚集,共同会面。“线下不要押金,你最好办一张大额转账的银行卡过来,包吃包住包车费,卡用完你带走,线下佣金最高能拿到8%。”一位中间商说道。

出借银行卡、支付宝收款码这一行为看似简单,但殊不知这种“躺平”赚快钱的方法,也会让用户以身试法沦为“阶下囚”。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根据刑法规定,自然人或者单位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情节严重的,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出租出售银行卡只是帮信罪的一种行为方式。提供支付宝收款码的行为,本质上也是一种支付结算帮助行为,行为人首先可能涉嫌的是帮信罪。由于相应的银行卡并不在本人手中,所以上述银行卡可能被用于不法用途;而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相关银行卡内的资金流水额将是量刑的依据和参考。因此,出借银行卡或支付码的行为存在较大的刑事风险。

平台化运作

用户质疑即被踢出群聊

和银行卡贩卖“黑产”一致,中间商收到赃款时为了确保安全,需要先“跑分”洗钱,把钱洗白后再转入自己账户。为了拓展业务,还有部分中间商开发了“跑分”平台,不断发展线下代理、利用代收款等幌子诓骗用户。

那么此类“跑分”平台操作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呢?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一位“跑分”平台中间商,在她的指引下,记者下载了一款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便是他们用来发布订单、接收订单、交易的“跑分”平台。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注册后发现,用户只要成功注册并进一步完善信息后,就可以抢单。用户需要在卡里预留5000-10000元本金,还需要开通手机银行和短信通知,1张卡每天的转账金额不超过5万元。

当中间商需要转移赃款时,会将转账需求发布在平台上供“跑分客”抢单,“跑分客”抢单成功后,再经多个不同账户层层转账,从而达到洗钱目的。例如,抢单成功后,用户向A账户充值5000元,此时A的余额会显示为5600元。这时“跑分”平台的玩家就会将累计的资金转移至用户收款码中,600元佣金到手。

在北京商报记者加入的“跑分”群中,已有不少用户被诓骗进群,这些用户大部分对“跑分”这一运作模式并不知情,也有用户在群中提问:“是否为诈骗平台?”不过只要有用户发出质疑,就会被管理员踢出群聊。

而对那些已经从事“跑分”的用户来说,可以继续发展下线扩大团队。一位“跑分”平台管理员介绍称,“拉下线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发布兼职内容,找到用户,然后把用户拉入群里就可以,只要用户抢单就可以赚0.5%的佣金”。这样,一个庞大的“跑分”团队被建立,黑产的钱被彻底洗白,用户大多是不知情的“小白”,溯源较难。

“个人账户实际上是用户最敏感的个人信息之一,出借首先会让自己的个人隐私暴露在网络之中,其次可能会间接地成为洗钱等违法行为的帮凶。”博通分析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直言,“跑分”平台本身就是违规行为,很可能被用于洗钱或者给博彩等非法交易使用,属于重点打击的对象。用户不但可能要承受个人资产的损失和信息的泄露,还有可能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或者面临账号被封的情况,不能因小失大。对于此类平台,发现就应该及时跟相应机关同步,配合警方及时介入。

抢单跑分涉嫌“帮信罪”

监管应建立警示制度

近年来,银行卡已成为诈骗、洗钱案件高发的根源,依托银行卡犯罪的“跑分”模式更是风险难测,不仅在操作中需要实名、绑卡、上传收款码等,个人信息容易泄露,大部分用户还需要利用自有资金刷流水,也会存在资金损失风险。

一位银行业风控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抢单“跑分”模式存在洗钱等法律风险、信息泄露风险以及个人信用风险。当前银行也在不断加强对交易流水的监控,一旦出现大额频繁的资金交易,就需要通过提升费率、降低金额、暂停交易甚至销户等进行处罚,同时也会对用户做好反洗钱培训教育。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表示,出借自己的银行账户,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二维码风险巨大,个人隐私可能会泄露,继而被不法分子利用,存在财产损失风险。广大用户需提升风险防范意识,保护好个人信息安全,出租、出借、出售、购买电话卡、银行账户、营业执照等涉及违法犯罪,要从源头加强法律意识,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对商业银行而言,建议从技术上建立风险识别和警示制度,对交易数量、地点、频率明显有违常理的,应当及时采取人工干预,及时关停相关交易。” 王德怡说道。

鉴于上述“跑分”模式存在多种风险,支付机构也已出手整治,支付宝安全专家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支付宝会根据账户注册、登录、实名认证等行为节点环境数据,建立实时策略和实时账户租界模型,针对出借支付宝账户行为进行风险检测;同时,会根据账户出借意图和风险程度进行梯度惩戒,如账户核身、教育警示、答题考核、限制收款、不予开户准入惩戒等。

“同时提醒大家,出售、出租、出借银行卡和收款码等参与‘跑分’的行为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可能涉嫌“帮信罪”,切勿将自己账户交由他人使用,谨防诈骗。”上述支付宝安全专家提醒称。

责任编辑:冯莉(EN015)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1606 13910035921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