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首页>财经>正文

揭开“炒鞋”潮背后的投机陷阱

“炒鞋”存在“击鼓传花”式交易链条 应远离“炒物”类资本游戏

2021-04-2811:06:01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不久前,“炒鞋客”们将目光集中到国产球鞋上,如李宁等一些品牌球鞋一夜之间价格暴涨,也让“炒鞋”再次成为业内的热议话题。

“球鞋一面墙,堪比一套房”这句炒鞋圈的名言,折射出不少“炒鞋客”想要一夜暴富的野心,但也已有人为这一野心付出了代价。北京青年报记者4月27日了解到,大学生严某某因炒“期鞋”诈骗137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该消息火速冲上热搜。而多地警方也曾查获多起与“炒鞋”有关的刑事案件,因此不禁让人思考,“炒鞋”究竟是一种鞋圈文化还是一场“投机陷阱”?

事件

多地警方查获与“炒鞋”有关案件

嫌疑人作案套路类似

苏州虎丘法院消息,该院以诈骗罪对一名95后炒鞋被告人严某某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严某某不服提起上诉。近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告人严某某与被害人黄某均为在校大学生,被害人黄某因“期鞋”交易等原因轻信严某某,并将其下游客户的137万货款转交给严某某,以期获得差价。

在外人眼中,严某某是一个免费为买家分析鞋市行情、提供投资建议,频频在朋友圈晒出球鞋订单的“圈内人”。在黄某眼中,严某某是身价不菲的“鞋圈大佬”,不仅在鞋圈资源很多,美国、韩国等地都有他的专业买手,在成都还有一家实体店,以及一辆兰博基尼的豪车。但其实严某某当时只是一个月薪1400元的实习生,父亲也是普通工人,显然没有能力兑付100多万的货品。而严某某面对黄某的追责想出的办法则是“拖”和“骗”。最终,炒鞋并没有让严某某一夜暴富,反倒锒铛入狱。

在很多人看来,严某某的骗局很容易被揭穿,但是类似这样的骗局却频频在“炒鞋圈”上演着。近些年,多地警方也曾查获多起与“炒鞋”有关的刑事案件,嫌疑人的套路类似,最终也大多以“诈骗”定罪。

揭秘

当球鞋变成“期鞋”

52.8%的限量款价格下挫

是什么让球鞋成了诈骗工具呢?那还得从“期鞋”这个词说起。所谓的“期鞋”就是指买家付款却不能马上拿到的鞋。由于很多国外品牌球鞋的联名款和限量款都会先于国内或仅限某国市场发售的情况,因此在海外购买、运输、通关等均需要时间,这也就让很多消费者对这种“期鞋”交易习以为常。但是,这就让“炒鞋客”有了时间“运作”。

几乎所有涉及“炒鞋”的案件都是因为卖家无法“交货”而产生的。除了类似严某某这样编造谎言,上演“空手套白狼”外,还有一种就是深陷鞋价“击鼓传花”中导致资金链断裂。

2019年,成都球鞋圈绰号“刘饼干”的鞋商被曝欠款一千万“跑路”,后被派出所拘留。随后,“刘饼干”出现并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由于资金不够充足,他以先向顾客收取货款的方式定下一批限量款球鞋,但是等他的上家交付时,该类球鞋价格猛涨。而上家并没有按照约定以原来的价格交付,而是水涨船高,导致其根本无法购入原有货品。由于供货商一般人在国外,没有具体合同约束,“刘饼干”无法向供货商索要赔偿,但绝大部分下家会向他索要赔偿。事实上,这种临期无法交付的情况时有发生,一般是退款了事,但是“刘饼干”选择继续预售赚钱,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弥补。可球鞋价格越来越不受控制,到最后一双6000元卖出去的AJ倒钩鞋,“刘饼干”要花1.2万元从市场高价买回,单单一双鞋就亏本6000元。

“炒鞋”是不是有机会让人一夜暴富呢?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9年,有交易平台统计,截至2019年10月初,一年来全球发售的2211款限量版球鞋价格,以42码为标准。统计的结果是:有1168款球鞋价格在下跌,占比高达52.8%。其中,跌幅最大的一款2018年11月的发售价格为1399元,2019年市场价格只有149元,价格跌去了将近90%。

提示

游资出没金融风险高企

涉案人员年轻化趋势明显

在一些资深球鞋收藏者看来,一些特殊的球鞋在二级市场上有价格波动这很正常,“就好像一些邮票,喜欢集邮的自然能知道一些珍贵邮票的价值,不喜欢的也就用来寄信而已。”球鞋收藏者张先生表示。但是,随着一些平台用成交金额的方式,让某一球鞋的价格波动能够被查询,客观上也就为“炒鞋”创造了基础。有了行情参考线,没多久资本就出现了。

“鞋圈有个说法,买断一款限量版,哪怕一个号码就能赚大钱。但事实上,买断一款限量版需要的资金或许高达数千万,而且还要冒着厂家突然加量的风险。”在张先生看来,炒鞋比炒股、炒房风险都高。“谁都想‘坐庄’,尤其是一些95后甚至00后的爱好者,陷入一夜暴富的美梦,但是钱从哪来?”在鞋圈造富梦中,一些“炒鞋客”走上了弯路。而即使是所谓集资“炒鞋”,也不过是游走在触犯法律的边缘。就算能靠“炒鞋”赚上一笔,没有最终离开前,谁也不能说自己不是那把等待被割的“韭菜”。

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发布《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简报提到,近期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各相关机构应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此类风险。

审判了严某某炒鞋案的虎丘法院发文表示,在涉“炒鞋”类的刑事案件中,加害人与受害人都呈现低龄化倾向,且存在“击鼓传花”式的交易链条。随着投机鞋市场的泡沫越来越大,“炒鞋”市场绝非遍地黄金,炒鞋中的饥饿营销、虚假交易、制假售假、诈骗等套路层出不穷。相对而言,年轻人的经济实力与风险承受能力都较弱,对于此类“炒物”类的资本游戏更应当敬而远之,不能抱着短期致富的心态盲目跟风进入市场。

回应

李宁公开对炒鞋说“不”

近期,炒鞋客又将目标定在了国产球鞋上。其中,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案例当属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该鞋参考发售价是1499元,而在得物APP上,页面显示仅有42码,售价高达48889元,涨幅达31倍,创造了国货炒鞋圈的价格新高。当然,这可能是炒鞋客吸引眼球的策略,毕竟没有真实成交。但李宁韦德之道7 wow7 The Moment超越限量款,40码的售价为10889元,相比发售价1699元涨了近6.4倍,且有购买记录近300条。

4月15日,李宁就“天价鞋”事件作出回应:为防止有人利用外挂软件抢购限量鞋,在线上采取了IP地址核对的方式,如发现有IP地址多次出现,疑似炒鞋者,店家会拒绝发货。在线下,公司还会采取身份证核实的方式。

同时,李宁公司对消费者指责的“饥饿营销”做出了解释,李宁公司称:一方面,产量会受到原材料及生产厂商的产能配置问题影响,考虑到下一批新品的发售,每期限量鞋的生产需按规划进行,不能随意加单。另一方面,部分鞋款来自于与合作方签合同的方式开发,相关产品的销售数量在合同中已有标注,这种情况下,李宁公司不能擅自加量生产。

“我们更希望将鞋卖给真正有需要的人,而不希望有人为了获取更高的利益而买李宁鞋。虽然不能完全杜绝炒鞋行为,但公司希望能尽量给消费者提供一个公平的消费环境。”

文/本报记者 张鑫 统筹/余美英

供图/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李盼(EN057)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1606 13910035921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